<small id="aua5k"><blockquote id="aua5k"><rp id="aua5k"></rp></blockquote></small>
  • <span id="aua5k"><output id="aua5k"></output></span>

    <strong id="aua5k"></strong>
  • <span id="aua5k"><output id="aua5k"><nav id="aua5k"></nav></output></span>
  • <cite id="aua5k"></cite>
    <span id="aua5k"></span>

    彩瓷特色

    2014年03月03日

    成化閗彩
    以成化閗彩為代表的彩瓷,是我國陶瓷史上空前的絕作。創于成化時期的釉下青花和釉上多種色彩相結合的閗彩工藝,開創了我國彩瓷的新時代。成化時期的閗彩,釉上色彩一般都有三、四種,多者達六種以上,而所施色彩的特征又極其鮮明,比單純的釉下彩或釉上彩更加絢麗,給人以爭奇斗艷,美不勝收之感。至嘉靖(公元1522-1566年)、萬歷(公元1573-1619年)年間在成化閗彩的基礎上創出了青花五彩,改變以閗彩中僅青花是構成整個圖案的決定性的主色地位,而使青花只是構成整個圖案的一種顏色,青花和紅、黃、綠等色處于一樣的地位而沒有主從之分,這就大大豐富了青花五彩的表現力,呈現出以紅、淡綠、深綠、黃、褐、紫以及釉下藍色為主突出紅色的局面,嘉靖、萬歷彩瓷也就以圖案花紋滿窯,色彩濃艷深翠而行于世。明代彩瓷還有白地綠彩、青花紅綠彩和釉上五彩以及填彩、金彩等等,素三彩也較為出名。
    單色釉
    明代景德鎮的高溫單色釉(燒出溫度在1200℃以上)和低溫單色釉(燒成溫度在1200℃以下)瓷器都有很大發展。白瓷的制作,明代各朝都有燒造,各臻其妙。永樂的潔白甜凈;宣德(公元1426-1435)的汁水瑩厚如堆脂,光瑩如美玉;嘉靖的純凈無雜;萬歷的透亮明快;無不使人嘆服稱奇,賞心悅目。明代單色釉最具突出成就的還有永樂、宣德的紅釉和藍釉,以及成化孔雀綠和弘治(公元1488-1505年)黃釉。明永樂時的鮮紅器亦稱“祭紅”,釉厚如脂,光瑩鮮艷,有“永樂之寶”之譽,贏得“永器鮮紅最貴”的評價。宣德年間的寶石紅釉又比永樂鮮紅釉更勝一籌,釉汁晶瑩似紅寶石,胎質細膩堅致,極其名貴。明代的藍釉瓷器,在宣德時燒造較多,后人把它和白釉、紅釉相提并論,推為宣德瓷器的“上品”。
    官窯民窯
    清代前期的景德鎮制瓷業,無論是官窯還是民窯;無論是產品造型、裝飾技法、還是裝飾題材、裝飾風格,都達到了“參古今之式,運以新意,備諸巧妙,于彩繪人物、山水、花鳥,尤各極其勝”的極度繁榮境界,制瓷技術幾乎達到了爐火純青、出神入化的地步。此時的景德鎮“延袤十余里,民窯二、三百區,工匠人夫不下數萬,借此食者甚眾,候火如候晴雨,望陶如望黍垛”(唐英《陶人心語》),“利通數十省,四方商賈,販瓷者萃集于斯”。與明代一樣,清代也是官窯民窯并存共榮,并且均有名窯精品。
    臧窯、郎窯
    清代前期的御窯廠,名窯輩出,創新層出不窮。康熙年間著名的官窯有“臧窯”、“郎窯”。康熙年臧窯,“廠器也”,為督陶官臧應選所造。臧窯的主要成就是單色釉,但青花、五彩、素三彩、釉里紅均極為精巧。康熙青花色彩艷麗純凈,瑩澈明亮,層次分明,有“青花五彩”之譽,別具風格而“獨步本朝”,尤其是民窯青花更為清代青花的典型代表;康熙五彩發明了釉上藍彩和黑彩而成了彩瓷的又一個轉折點,基本上改變了明代釉下、釉上彩相結合的青花五彩占主流地位的局面,而且,隨著色彩的增多,金彩的運用,突破了明嘉靖在樊紅、霽紅等地上描金的單一手法,而使康熙五彩鮮艷富麗,光澤透澈明亮。郎窯,為康熙四十四年至五十一年江西巡撫郎廷極在景德鎮督造御窯時生產的瓷器。郎窯以仿明宣德和成化窯器而著稱。郎窯的杰出成就,是仿制明宣德祭紅釉而創制的以郎窯紅為代表的顏色釉,郎窯紅,“華而不俗,色正朱”,其深艷的色澤,猶如凝結的牛血一般鮮紅所以也稱其為牛血紅,牛血紅釉面透亮重流,器物里外開片,既象玻璃般光澤那樣鮮艷奪目,又象紅寶石一樣瑰麗,極為名貴,為歷代珍品。康熙時還曾燒制出與郎窯紅齊名的色調淡雅的缸豆紅,也稱美人醉;用詩“綠如青水初生日,紅似朝霞欲上時”形容它極為貼切。
    粉彩
    在五彩基礎上,受琺瑯彩制作工藝的影響而于康熙朝始創的粉彩,到雍正年間獲得空前的發展,并且有“清一代,以此為甚”,彩料中砷元素的摻入,加上國畫沒骨法渲染手法的運用,突出了書畫的陰陽、濃淡、深淺的立體感,同時粉彩燒成溫度較古彩低,色彩對比比較和諧;因而顯得粉潤柔和,色彩豐富絢爛雅麗,形象逼真,構圖文雅雋秀,所謂“鮮嬌奪目,工致殊常”。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集詩、書、畫、印于一身而又以瓷器藝術為第一的督陶官唐英主持下唐窯,成就輝煌,既是乾隆一朝的代表,也是中國古代制瓷史成就的代表。雍正六年(公元1728年)唐英以47歲之身協理窯務,他以陶人之心主持陶政。胎質、釉面、器型、品種、工藝手法、裝飾形式、釉上和釉下彩繪,無論仿古,無論創新,無不登峰造極。正如《景德鎮陶錄》所述:“公深諳土脈,火性,慎選諸料,所造俱精瑩純金。又仿效古名窯諸器,無不媲美;仿種種名釉,無不巧合,萃工呈能,無不盛備……窯至此,集大成矣!”。
    乾隆盛極
    從乾隆中期開始,景德鎮的瓷業已露衰落之端倪,到晚清而日趨衰落,道光以后,一直到公元1949年4月29日景德鎮解放,景德鎮瓷業一直處于蕭條狀態,“故乾隆一朝,為清極盛時代,亦為一代盛衰之樞紐”《飲流齋說瓷》。

    來源:景德鎮市萬業陶瓷有限公司
    美国十次啦超线导航_美国十次啦超级大导航_美国十次啦中文性导航